阿代尔·特纳:应该抓住机会大规模投资可再生能源系统

在凤凰网“与世界对话”云论坛关于绿色经济复苏讨论会上,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前主席阿代尔特纳勋爵认为全世界必须在2050年前使全球经济达到零碳排放。新冠肺炎危机造成的结果之一就是极低的利率和资金成本,我们现在应该抓住机会大规模投资可再生能源系统。

阿代尔特纳认为,中国应该支持新型基础设施投资,这将有助于中国经济在未来持续具有竞争力。

大家早上好!希望大家现在能听一听我的发言,非常感谢许教授刚刚的介绍。能够参与中英绿色经济复苏对话,我深感荣幸。作为能源转型委员会(ETC)主席,我将通过这张幻灯片来介绍一下我们的组织。能源转型委员会是一个由能源生产、工业、金融和民间社会领域的约40家公司组成的环保联盟。我们是一个全球性的组织,汇聚来自英国、法国、中国等电力、化石燃料、新技术领域重要企业。

我们一致认为,应对气候变化至关重要,至少要将全球升温限制在2℃以下,最好是到1.5℃以下。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在2050年前使全球经济达到零碳排放。当然我们也相信,我们的技术突飞猛进,实现这一目标是绝对可能的。我们认为实现零碳排放经济有两条基本途径。其一是尽可能广地实现经济电气化,同时也要实现目前并不使用电力的经济领域实现电气化,所有的能源活动比如水陆运输转型为使用氢能发电,这将为工业领域的零碳排放做出重大贡献。所有的电力生产必须去资本化,电池和风能技术已实现巨大突破,我们也拥有转型的技术和资金。

我们已经努力了四年半,一直在制定一个关于如何实现零碳排放的计划,思考需要哪些技术以及怎样的公共政策。我们正在世界各地开展工作,与欧洲、澳大利亚、印度、中国以及所有与我们讨论过的地方政府和机构进行辩论。当然,今年我们遭受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我们认为各国政府除了应对卫生危机以及恢复经济以外,另一个优先事项应该是实现零碳排放。我们应形成一种观点,即可以确立哪些政策,这些政策既能帮助我们从危机中复苏,也可以使我们继续通往零碳经济之路。

约4周前,我们发布了一份名为“助力全球经济复苏的七大优先事项”的文件,列出了全球行动的总体原则。我们现在应该抓住机会大规模投资可再生能源系统。新冠肺炎危机造成的结果之一就是极低的利率和资金成本,所以这是一个重大的投资机会。新冠肺炎危机席卷全球,我们应该大力推进和实施绿色建筑。我们担心的是,当人们失去工作时,市场中是否有足够的就业机会,尤其是在娱乐、旅游领域。我们需要通过推广绿色建筑抵消这种不良影响,革新商业,使用更高效的能源,这一块是我们可以创造就业的地方。我们应该支持受疫情危机冲击严重的汽车行业,我们的支持方式就是推动汽车行业实现未来所需的电气化。

我们应该在航空领域打造一个政府支持的商业实例,为实现2050年零碳排放做出有条件承诺。我们正在与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合作,探讨如何发展可持续、零碳航空。我们需要增强对低碳技术的支持力度。我们需要取消燃料补贴。这些都是我们制定的基本原则,更重要的是要让每个国家落实这些原则。因此,我们一直在关注着英国、欧洲和中国的情况。

过去18个月来,能源转型委员会一直在就中国问题进行工作,我们从制定2050年中国愿景着手,我们相信,到2050年中国将成为一个全面发展的零碳经济体。中国将成为一个全面发展的小康国家,同时也应该是一个零碳国家。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大规模发展电力,而大规模发电要以零碳方式进行。

中国地广物博、资源丰富,内蒙古地区拥有巨大风能资源,东部阳光资源充沛,而且中国在电池、氢和太阳能光伏等领域拥有深厚技术优势,我们百分之百相信中国可以在2050年成为零碳经济体,而耗费的GDP成本将微不足道。当然,中国和各国当前关注的焦点都是如何从眼前这场疫情危机中恢复过来。因此,我们也一直在思考中国需要做些什么来推动绿色经济。坦率地说,中国已经比其他一些国家更快,更高效地渡过了此次新冠肺炎危机,工厂现在重新开工了,经济也恢复了正常运转。但由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萧条,中国的出口现在也很低迷。

国内需求对于现在的中国至关重要,而国内需求应该尽可能以消费的形式呈现,但是当前中国的消费总量仅占GDP的59%,与往年同期的正常水平相比仍然较低。在当前的危机时期,无法估计真实的消费能力,因为人们会担心、没信心花钱,对投资也会进行审慎的评估。因此,关键问题在于中国如何利用投资实现经济复苏。这与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情况类似,当时,中国进行了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针对危机进行的投资,该笔投资额在2008年已经算很高的比例,占总GDP的41%,后又将其升至46%到47%。各位从图表中看到,中国当时主要通过扩大对住房和基础设施的投资来实现。它催生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建筑热潮,维持了当时的经济发展,并在2009年创造了1200万个新的城市就业机会,尽管出口额的增速有所放缓。

但这还带来了三个严重的问题。首先是大量的投资浪费。房地产变成了一种投资取巧行为。49%的中国城市居民拥有一套以上的住房,20%或更多的公寓是空置的,许多甚至从未有人居住过。二三四线城市的基础设施存在很大的产能过剩。第二点是金融体系的杠杆率从GDP的150%上升到250%。发生的第三件事是空气中悬浮物变成了碳密集型,碳排放在4年内从1.5千吨上升到10千吨。因此,中国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不浪费投资、不抬高杠杆率和增加排放量的条件下,估算出需要投资的经济规模。这其中的关键是要明白不同形式的投资会对短期经济和长期经济产生不同的影响。

今天在中国有一个重要的争论,是应该支持传统基础设施投资,即道路、水、房地产、高速公路、机场等等涉及混凝土浇注和钢铁的东西,还是应该支持新型投资,即5G、人工智能、物联网、充电基础设施,还是应该支持介于两者之间的某些人声称的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即地铁系统中的高铁。我认为很明显,中国应该支持新型基础设施投资,这将有助于中国经济在未来持续具有竞争力。

但也必须认识到,像5G和人工智能这类投资在短期内创造就业机会的潜力有限。这是因为新型基础设施所需的投资总额并不是很大。这是CCID和中国研究院对未来6年新型基础设施所需投资总额的估计。所有这些领域的直接投资只有9.3万亿元人民币,但我们注意到大部分投资都在铁路,而不是电信和信息技术。如果去掉这些,那么未来6年的平均投资额将为0.8万亿,不到中国GDP的1%。所以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这些新型基础设施的投资只会相当于增加了3%的传统基础设施投资额。

因此,就像2009年一样,中国目前面临着一种危险,即建造楼房的方式会产生大量的碳排放和投资浪费。因此,我们应该寻找的是各种形式的投资,这些投资可对经济进行慎重的评估,同时也有助于推动未来的经济。我们相信可再生能源投资就是一个很好的形式,我们也相信在传统领域要确保投资尽可能的环保。

这就是我们认为的中国所面临的挑战。三种形式的投资当中,传统投资必然是最大的一部分,但就像在英国和欧洲一样,我们需要让它尽可能的环保。我们需要建设绿色宜居城市,我们要意识到在没有大量污染的情况下,城市是多么具有吸引力,我们需要提高我们建筑的能源效率。这是最大的阻碍,你可以进行大量的短期评估,但如果我们做的没错,它也将帮助我们建立所需的未来经济。

我们也应该大力投资与新基础设施相关的可再生能源,以创造未来的绿色和数字经济。周三,我们在中国发表了一份声明,具体说明了中国的绿色经济复苏应该优先考虑什么?加快对零排放产业的投资,在英国也是如此,正如John Murton提到的,英国在北海的近海能源上有巨大潜力。而在中国,风能和太阳能有着巨大也具有巨大的潜力,它们现在比煤炭更便宜。推进电气化,要加强基础设施新技术投资,确保传统基础设施节能投资,以电气化为重点,促进绿色消费。在整个欧洲,包括法国、德国和英国,我认为我们会看到支持电动汽车的政策得到加强,这也是中国主导的一个领域,中国应该在此继续增强主导能力。

因此,具体的国家有不同的具体挑战,但总体原则是相同的。我们可以利用从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的复苏来创造就业、创造经济增长,也可以建设我们未来所需的低碳经济,最终实现零碳经济。非常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